快捷搜索:  

亚太药业支柱子公司离奇失控 营收、采购数据勾稽均有异常

亚【太】药业高溢价收购【的】公司,承诺期刚【过】业绩【就】突然“变脸”,【而】近期该业绩支柱【子】公司竟然离奇失控。更令【人】【不】解【的】【是】,【上】市公司此【前】披露【的】营业收入及采购数据【还】存【在】勾稽异常,【这】难免让【人】【对】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【发】展【前】景【产】【生】担忧。

2020【年】货币【年】伊始,亚【太】药业便连续【发】布公告表示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【法】违规,【上】市公司及董【事】相继被证监【会】立案调查。【而】此【前】【不】久,亚【太】药业业绩支柱【子】公司【上】海货币高峰竟然离奇失控,【上】市公司紧急召开董【事】【会】将其剔除【出】合并报表,【这】让投资者【大】跌眼镜。

2016【年】至2018【年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每【年】【为】亚【太】药业创造【的】净利润比重均超【过】七【成】。然【而】四【年】【的】承诺期【一】【过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业绩【就】突然“变脸”,亚【太】药业曾预计,2019【年】度【上】市公司将亏损6.5亿元至7.5亿元,【而】此次将该公司【从】合并报表剥离,【可】【能】许【会】让【上】市公司蒙受很【大】【的】损失,再加【上】披露【的】营收、采购等数据【也】存【在】勾稽异常,亚【太】药业【发】展【前】景令【人】担忧。

刚【过】承诺期 业绩【就】“变脸”

2015【年】10月,亚【太】药业【发】布《重【大】资【产】购买报告书》表示,将【以】支付现金【方】式收购Green VillaHoldings LTD.持【有】【的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100%【的】股权;通【过】收购【上】海货币高峰100%股权,企业将【产】品品类【从】单纯化【学】制药延伸【到】货币药研【发】外包服务领域,【从】【而】优化业务结构,达【成】企业【产】业转型升级战略目标。

【对】【于】【这】【起】收购,亚【太】药业【出】手【大】【方】。截至2015【年】7月31,【在】收益【法】评估【下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的】净资【产】账【面】价值仅【有】1.69亿元,但【这】笔交易额却高达9亿元,增值率【为】432.78%,确认商誉金额高达6.7亿元。按照当【时】【的】业绩承诺,2015【年】至2018【年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的】扣非归母净利润【分】别【不】低【于】8500万元、10625万元、13281万元【和】16602万元。

倘若【从】承诺期【的】业绩完【成】情况【来】【看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刚【好】“踩线”完【成】【了】业绩目标。

据【年】报披露,2015【年】至2018【年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的】扣非归母净利润【分】别【为】9977.43万元、1.08亿元、1.45亿元【和】1.46亿元,2018【年】其虽然未完【成】业绩承诺,但按照累计金额算【的】话,其累计完【成】率【为】102%,刚【好】完【成】业绩承诺。然【而】四【年】【的】承诺期【一】【过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的】业绩便突然“变脸”。2019【年】【上】半【年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达【成】营收2.49亿元,【同】比【下】降28.85%,净利润【为】4154.49万元,【同】比【下】降51.47%。

【子】公司离奇失【去】控制

更【为】【要】紧【的】【是】,2019【年】11月25亚【太】药业【发】布公告表示,【上】市公司已【经】【事】实【上】失【去】【了】【对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【的】控制。【而】此【事】则与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子】公司存【在】【的】违规担保及业绩【下】滑相关。

2019【年】10月28,亚【太】药业曾【发】布《关【于】【自】查【发】现【子】公司违规担保等【事】项【的】公告》称,由【于】存【在】违规担保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全】资【子】公司【上】海货币【生】源【为】【三】万药业【所】欠安徽鑫华坤专利转让费、技术服务费等合计4461万元承担连带付款责任;【上】海货币【生】源【对】温州转型升级基金、康【成】健康【之】间【的】【主】债务合伙份额转让剩余款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。【上】述【两】笔【对】外担保【是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之】【全】资【子】公司【上】海货币【生】源未【经】正常【的】审批决策程序,擅【自】【为】【他】【人】提供担保,再加【上】2019【年】【上】半【年】【经】营业绩突然【出】现【大】幅【下】降,亚【太】药业【于】2019【年】11月25派【工】【作】组【进】驻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。

然【而】根据亚【太】药业【发】布【的】公告显示,其派【工】【作】组【进】驻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后】,采取【的】管控措施【在】推【进】【中】受阻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工】【作】组未【能】接管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、【上】海货币【生】源及其【子】公司共10【家】公司印章、营业执照正副【本】原件等关键资料,【不】【能】【对】其实施控制。【同】【时】,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【子】公司【部】【分】电脑损坏,重【要】资料遗失;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【部】【分】核心关键管理【人】员、员【工】【在】【工】【作】组【进】驻【前】已相继离职,【上】市公司无【法】掌握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实际【经】营情况、资【产】状况及【面】临【的】风险等信息,致使公司无【法】【对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【的】重【大】【经】营决策、【人】【事】、资【产】等实施控制,【上】市公司已【在】【事】实【上】【对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失【去】控制。

【从】往【年】【的】财务数据【来】【看】,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业绩几乎【全】仰仗【上】海货币高峰【来】达【成】。据Wind数据显示,2016【年】至2019【年】【上】半【年】,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净利润【分】别【为】1.27亿元、2.03亿元、2.09亿元【和】4030万元,【而】【同】期【上】海货币高峰达【成】【的】净利润【为】1.14亿元、1.49亿元、1.52亿元【和】4154万元,占其总净利润【的】89.58%、73.47%、72.47%【和】103.08%。

更加糟糕【的】【是】,【在】2019【年】【三】季报【中】,亚【太】药业预计,2019【年】【全】【年】净利润亏损6.5亿元至7.5亿元,其【主】【要】原因便【在】【于】因【上】海货币高峰业绩【大】幅【下】降将【对】其计提【大】额商誉减值损失。【而】2019【年】12月30,亚【太】药业紧急召开董【事】【会】,决【定】【上】海货币高峰及其【子】公司将【不】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,【这】【可】【能】【会】【对】亚【太】药业2019【年】业绩【产】【生】更加重【大】【的】影响。另外,将业绩支柱【子】公司剔除【出】合并报表,亚【太】药业将【来】【的】净利润究竟该靠什么支撑?【就】需【要】打【上】【一】【个】【大】【大】【的】【问】号。

2020【年】1月2【和】3,亚【太】药业连续【发】布公告表示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【法】违规,亚【太】药业【和】其董【事】、【上】海货币【生】源【法】【定】代表【人】任军,均被证监【会】立案调查。

营收数据存疑

除【了】【上】述【问】题【之】外,《红周刊》记者【在】计算【了】亚【太】药业2017【年】【和】2018【年】营收数据【的】财务勾稽关系【后】【发】现其【中】存【在】异常。

【年】报数据显示,2017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营业总收入【为】10.83亿元,其【中】医药制造业营业收入【为】4.61亿元,该【部】【分】增值税税率【为】17%;服务业营业收入【为】6.2亿元,该【部】【分】增值税【为】6%;其【他】业务收入【为】129.09万元,其增值税【为】11%。由此【可】核算【出】其当期【的】含税营收【大】致【为】11.99亿元。【从】财务勾稽【的】角度【来】【说】,该【部】【分】含税营收应当体现【为】【同】等规模【的】现金流入及【经】营性债权【的】增减。

【在】合并现金流量表【中】,亚【太】药业“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【到】【的】现金”【为】9.83亿元,再加【上】当期预收款项【所】减少【的】2013.52万元,则当期与营收相关【的】现金流流入【大】致【为】10.03亿元。将其与含税营收相较【要】少1.96亿元。理论【上】应体现【为】【经】营性债权【同】等规模【的】增加。

翻【看】其资【产】负债表,亚【太】药业2017【年】应收票据【和】应收账款(含坏账准备)合计【为】3.46亿元,较2018【年】仅增加【了】188.24亿元,【这】跟理论增加额相比【要】少【大】约1.94亿元,【也】【就】【是】【说】【这】1.94亿元【的】含税营收既【没】【有】现金流入【也】【没】【有】【经】营性债权【的】支持。

另据【年】报披露,截至2017【年】末亚【太】药业已背书【可】【能】贴现且【在】资【产】负债表尚未【到】期【的】应收票据【为】6460.52万元,即使考虑【到】票据背书【的】【问】题,仍然存【在】较【大】差额,【这】【就】需【要】【上】市公司给【出】合理解释【了】。

【进】【一】步计算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营业收入【的】财务勾稽关系,【发】现亦存【在】【不】【小】【的】差距。

据【年】报显示,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营业收入【为】13.1亿元,其【中】医药制造业【为】6.27亿元,【自】2018【年】5月1【起】该【部】【分】增值税税率由17%【下】调【到】16%;服务业【的】营业收入【为】6.81亿元,该【部】【分】增值税税率【为】6%;其【他】业务收入【为】219.66万元,其增值税税率【从】2018【年】5月1【起】由11%【下】降【到】10%。由此估算【出】其当期【的】含税营收【大】致【为】14.53亿元。

【在】合并现金流量表【中】,亚【太】药业2018【年】“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【到】【的】现金”【为】11.23亿元,再加【上】预收账款【所】减少【的】585.39万元,则当期与营收相关【的】现金流入金额【大】致【为】11.29亿元。将其与含税营收相勾稽,理论【上】应当【有】3.24亿元【的】营收因未收【到】现金将计入【经】营性债权【中】,其【经】营性债权将体现【为】【同】等规模【的】增加。

翻【看】其资【产】负债表,当期应收票据【和】应收账款(含坏账准备)合计【为】4.63亿元,相较【于】2017【年】仅增加【了】1.17亿元,【这】跟理论应增加额相比【要】少2.07亿元。【这】【就】意味【着】亚【太】药业2018【年】【有】近2.07亿元【的】含税营收既【没】【有】相关现金流入,【也】【没】【有】形【成】【经】营性债权。【年】报显示,截至2018【年】末公司已背书【可】【能】贴现且【在】资【产】负债表尚未【到】期【的】应收票据【为】7259.55万元,相比2.07亿元【的】勾稽差异仍然存【在】较【大】差额。

采购数据异常

除【了】营业收入存【在】诸【多】疑点【之】外,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【经】营性债务【之】间【同】【样】【也】存【在】勾稽异常【的】情况。

财报显示,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向【前】五【大】供应商采购金额【为】2.64亿元,占总采购【的】比例【为】34.56%,由此【可】【以】推算【出】当期【的】采购总额【为】7.64亿元。该【部】【分】增值税税率【自】2018【年】5月1【起】由17%【下】降【到】16%,按月平均计算增值税【后】,【可】推算【出】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含税采购总额【大】致【为】8.9亿元。理论【上】,该【部】【分】采购金额应体现【为】现金流【的】流【出】及【经】营性债务【的】增减。

【在】当期合并现金流量表【中】,亚【太】药业2018【年】“购买商品、接受劳务支付【的】现金”【为】6.91亿元,再扣除预付款项【所】增加【的】1844.99万元,则当期与采购相关【的】现金支【出】【大】约【为】6.73亿元。将其与8.9亿元【的】含税采购相比【要】少2.17亿元,理论【上】【大】约【有】2.17亿元【的】采购应体现【为】货币增【的】【经】营性负债。

但【事】实【上】,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【经】营性负债当期【不】仅【没】【有】增加,反【而】【有】【所】减少。据【年】报披露,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应付票据【和】应付账款合计【为】1.05亿元,较【上】【年】【同】期减少【了】3656.58万元,【这】【一】结果显然与理论【上】应该【要】增加【的】金额相差甚远,【大】概存【在】2.54亿元【的】差距。【也】【就】【是】【说】2018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【大】概【有】2.54亿元【的】含税采购缺乏相关财务数据【的】支持,其采购数据【可】【能】含【有】“水【分】”。

【而】2017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向【前】五【大】供应商采购金额【为】1.62亿元,占采购总额【的】26.88%,由此【可】【以】推算【出】当期【的】采购总额【为】6.02亿元。该【部】【分】【的】增值税税率【为】17%,整体核算【后】,【可】计算【出】当期【的】含税采购额【大】约【为】7.04亿元。

【而】2017【年】亚【太】药业“购买商品、接受劳务支付【的】现金”仅【有】5.16亿元,剔除预付款项【所】增加【的】2166.39万元【后】,则当期与采购相关【的】现金流支【出】【大】约【为】4.94亿元。将其与7.04亿元【的】含税采购相勾稽,理论【上】【有】2.1亿元【的】含税采购【没】【有】支付,按理【说】应体现【在】应付账款等【经】营性负债【中】。

当期亚【太】药业【的】应付票据【和】应付账款合计【为】1.41亿元,跟【上】【年】相比【不】仅【没】【有】增加,反【而】减少【了】2204.91万元,【这】比理论【上】应该【要】增加【的】金额少【大】致2.32亿元,【也】【就】【是】【说】亚【太】药业当期【大】概【有】2.32亿元【的】采购金额【没】【有】现金流及【经】营性债务【的】支持。

连续【两】【年】【的】采购金额均缺乏相关数据支撑【的】情况,恐怕需【要】公司给【出】合理解释【了】。

(责任编辑:马先震)



 祖【国】【经】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【来】源【于】合【作】媒体及机构,属【作】者【个】【人】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【不】构【成】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【作】,风险【自】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【部】【的】“【发】现”,使【用】 “扫【一】扫” 即【可】将网页【分】享【到】【我】【的】朋友圈。

亚太药业支柱子公司离奇失控 营收、采购数据勾稽均有异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